地方频道 郑州开封洛阳平顶山安阳鹤壁新乡焦作许昌濮阳漯河三门峡商丘周口驻马店南阳信阳济源

孟氏溯源

当前位置 : 首页 > 孟氏溯源

我的故乡是镇平---先祖“懿行碑”考

本站  2020-02-04 21:40:58  浏览量:
  我的故乡是镇平
                           先祖“懿行碑”考

  郑州市孟子儒学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孟庆国 文/图

  在我老家村西道旁,有一座“懿善亭”,是村庄孟氏族人2005年4月5日集资建成的。亭身为钢筋混凝土整体结构,仿古造型,四柱挺举,四周挑椽,四角翻翘并饰以兽脊,红色琉璃瓦覆盖。虽然有些粗糙,却也不失典雅,亭前翠柏掩映,周边田畴千顷,为原野平添了一抹亮色。亭内竖立“懿行碑”(亦称路碑)一通,是中华民国十九年(1930年)九月,当地官员、士绅、乡贤及眷亲友人,为我去世的先祖孟光照捐资所立。建亭立碑时,发起人孟庆江族兄曾与我商议,我觉得是件有意义的事,在族人中积极倡导筹资并带头捐款。待碑碣重立,碑亭建好,即成村庄一景,但对碑刻内容一直没有深考。今年春节回家,正值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肆虐,当地政府为防疫封村禁行。我居家无事,对路碑内容细琢考证了一番,弄清了路碑的来历与遭遇,从中解读出先祖不平凡的人生。

  我故乡的村庄叫刘庄,是镇平县杨营镇程庙村所辖的一个自然村。村内有孟、王、杨、刘、吴诸姓,以孟氏家族为众。据家谱记载,刘庄村孟氏家族迁始祖为孟毓法(67代),于清乾隆四十五年(公元1780年)前后,从镇平县侯集镇孟庄村搬迁到此定居。孟毓法和孟杨氏夫妇育有三个儿子,形成了刘庄村孟氏家族大门、二门和三门。从始祖迁居刘庄至今,已历240个春秋,孟氏家族在刘庄已繁衍了10代。目前有族人50余户480 余人,分布在全国多个省市。

  先祖孟光照(字吉甫),生于1875年,逝于1930年,是刘庄村孟氏家族三门传人。育有五子,我爷爷是他的小儿子,按我们当地习惯称谓,他是我的老爷。我出生在刘庄,在故乡的怀抱中长大 ,青少年时期常听爷爷父辈们讲老爷经商和仗义疏财的故事,颇为敬仰。经过对“懿行碑”仔细考证,并与孟庄村和刘庄村新修订的家族谱加以印证,老爷不平凡的人生经历和懿德风范在我心中逐步清晰、高大、完善起来了。

  先祖所处的年代,正是大清王朝、北洋政府、中华民国政权更替的社会动乱时期,军阀混战,天下大乱,豫西南一带匪盗横行,民不聊生。先祖生逢乱世,自幼承祖圣遗训,勤奋好学,成人后从师学医,悬壶济世,成为家乡一带有名的儿科医生,籍行医积累了良好口碑与人脉。三十而立,步入商界,从贾宋街开“万顺丰”丝行开始做丝绸生意,后遇土匪打劫搬迁至镇平县城。他购丝织绸、购绸营销、放包机、开商行,勤奋敬业,诚信经营,很快在商界有了声誉,“万顺丰”成为丝绸业界有影响力的商家名号。先后在镇平、石佛寺、贾宋、南阳、老河口、武汉、上海、开封、洛阳、西安、兰州等地联建了十三家连锁商号,创下了丰厚的家业,书写了他的人生辉煌。先祖经商的才能与业绩,碑文中有如下记叙:“孟公光照字吉甫邑西南风洋店地方刘庄人也,乃名门望族。在贾宋开设万顺丰商号,公平交易,不欺不诈,四方叹服。因遇土匪迁至镇平县城……”

  先祖不仅是经商奇才,人品也很厚道,他以仁为本,以善为邻,以诚待人,在社会上留下良好口碑。他常扶弱助贫, 施粥于饥民,舍茶于路人,筑桥梁、办学校、济福社会。镇平县城西南柳坡村南头赵河上有一座石桥,为先祖捐资修筑,至今尚存。原为“便民桥”,现改名为“幸福桥”。当年桥建成后,先祖曾在桥头盖一茶庵,命专人舍茶供过往行人饮用。镇平县在新民市兴办公立学校(现镇平一高前身)时,先祖曾带头捐助巨款。他还在镇平县共和村投资创建了第五公立小学,派长孙孟宪章任校长。

  先祖事业兴旺时期,正值辛亥革命爆发。武昌乃首义之地,革命烽火高涨,先祖在武汉经商,深受革命精神影响。我曾听爷爷们讲过,先祖在武汉经商时,经常接触、接济革命党人,深受三民主义影响。1925年北伐先锋军攻克武汉,时至年末,青年军战士还穿着单衣作战,先祖优先响应护国拥军号召,倾囊捐款捐物,为战士赠衣御寒, 购粮充饥。由于接受了革命思想,他悟出了人生奋斗的意义不仅在于自家之富足,还在于劳苦大众生活之保障和国家之安定,故对家财看的很轻。临终前他身患重疾,自知不久于人世,于是招回十三店管事,当面叮嘱疏财决定:孟氏名下十三处连锁商号,除镇平“万顺丰”本部外,其余十二分号都要捐出一部分钱为社会作些善事,施善积德,留下一部分资金可维系周转运行。所留部分由原分号主管掌握,自主经营,更名改号与我孟氏无关。所有田产除留给五子各三十亩土地养家糊口,维持生计外,其余田产土地归原佃户自主耕种。

  此决定传开,先祖仗义疏财懿德在镇平商界传为美谈,受到人们广泛赞誉与敬重。先祖逝世时,家人守灵百日,当地士商及生前友好,受其恩泽而来吊唁者络绎不绝。现存的这通“懿行碑”就是当时当地社会名流捐资勒石为先祖竖立的路碑,以颂其德,以彰其行,以表其谊。

  碑身正面中间,缕刻着“清乡耆孟公(讳)光照(字)吉甫懿行碑”一行大字,两旁铭刻着立碑人身份姓名。以前省议员、民团军司令、新民市(现石佛寺镇)区长兼寨长毕德炳为首,携清庠生冀厚三、新民市公安局局长贾中光、新民市区区长毕海禄、新民市商会长秦肇澍、镇平县立中学校校长郭庆云、清邑庠生冀洪澜,以及县丞、民团团总、各村村长、清武庠生、清膳廪生、清监生、清文生等当地官员、士绅、社会名流、眷亲等共计70人。左下方注有先祖五子名字,即我的五个爷爷,由他们监石立碑。

  碑身背面是《清乡耆孟公光照(字)吉甫懿行碑序》,由前同知衔福建补用盐大使、河南咨议局议员、顺天乡试举人付堂氏黄云甫撰文,省立第五高级中学校毕业鼎生杨炳中书丹。碑序开篇曰:“披货殖之传,生财有道,读致富之书,创业维艰。陶朱公白圭启商颂遗风,历来承者无数,然观之焉如孟公吉甫其人也……”按着从先祖在贾宋街开设万顺丰丝行开始,概述了他一生的创业经历与善行义举,其中颇多溢美之词。可惜碑体中间部分经路人几十年踩踏磨损,文字己无法辨认,我逐字研琢多日,只能依可辩文字知其大概。

  碑帽正面为“二龙护碑”图,背面为“福禄寿”三神图,图案生动,雕技精巧,凹凸有致,恢宏大气。显示出当时石佛寺作为中原地区丝绸、玉雕、石雕名镇的工艺水平,具有较高文物价值。

  历经90年风雨沧桑,这块路碑命运多舛,几经废立,历经磨难才得以幸存至今。路碑原竖立于刘庄村西至先祖坟茔中间道旁孟氏私田。建国后土改时田产充公,族人将其迁立于先祖坟茔。大跃进年代大练钢铁时,政府号召将附近村寨石碑等物充公烧练石灰,族人紧急商议,在村西坑塘水沟处,以路碑的底座、碑帽为桥基,以碑身为桥面修一便桥,供村民行走数十年,路碑因此得以保存。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家族长者孟宪刚组织族人将路碑挖出,立于祖茔。后因政府倡导平坟退耕毁碑,族人又将碑拉回,安放于孟庆东家院内保存,这才有了今天族人建亭立碑的盛世义举。路碑见证了时代变迁,记载了先祖的生平功德,承载着捐资立碑人的深情厚谊,是刘庄村孟氏族人的精神寄托,彰显了族人的团结精神和对先祖的崇敬。

  徘徊在懿行碑前,我常常想,先祖一介布衣,逝后能有这么多地方名流为其树碑立传,足以证明他让人敬重的人格魅力。孟氏先祖亚圣是儒学文化的创始人,孟氏家族多以儒教为家教,立身传人。先祖一生作为,显然深受儒家文化思想的滋养,亚圣的“仁爱”学说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君子之守”,贯穿在他的一生之中。他生逢乱世,养育五个儿子,撑起诺大家业,使刘庄孟氏成为名门望族;他多行善举,悬壶济世,泽被乡邻,众多人受其恩惠,感其恩德;他晚年仗义疏财之举,显然受到时代变迁中革命思潮的影响,具有了济世治国的宏愿,可叹身不由己,壮志难酬,又不愿子孙后代为财所累,贪图享乐,不思进取,甚至为家财分割而家族生乱,祸起萧墙,遂依然抒家报国,散财酬众。也多亏他这一举措,护佑了我们一个家族。否则,二十多年后新中国建立实行土地改革时,孟氏一门可能有多家被划为地主、富农成份,成为专政对象。先祖一生,可谓治家有方,创业有成,身前有望,身后有名。思至此,我对家族中有先祖这样的先贤而感到自豪,并从中吮吸到儒学思想和家族文化的丰厚营养。先祖的形象在我心中高大起来,眼前的这块碑也高大起来。这块路碑不仅是一块“懿行碑”,也是他人生的一块丰碑,它竖立在故乡的大地上,也竖立在我们后人的心中。
 

  “懿善亭”于2005年4月5日落成

 

  亭前翠柏掩映,周边田畴千顷,“懿行碑”与“懿善亭”为故乡的田园风光增添了一抹亮色

  碑身正面雕刻着《清乡耆孟公(讳)光照(字)吉甫懿行碑》一行大字,两侧为捐资立碑人名单。

  右侧:前省议员、民团军司令、新民市区长兼寨长毕德炳,清庠生冀厚三,新民市公安局局长贾中光,新民市区区长毕海禄,新民市商会长秦肇澍,镇平县立中学校校长郭庆云,清邑庠生冀洪澜,县丞张永懋、张永霄、张永泽、张汉杰、张汉襄、张汉辅、张汉哲,民团队长项中祥、兴中村村长代信岑、中信村村长张怀银、孝悌村村长张绍汉、共和村村长任新城、保卫团总兼民团队长程武堂、常建铎、姬本亭、李延杰、马子训、张星魁、杜本德、满宏钦,监生候省三、侯缄三,巡管华业候陞三,自治毕业侯臺三,自由村长沙子光、平等村长王梦能、滿照江 。 眷亲友同拜

  左侧:清武庠生苏芳辉、清廪膳生冀彤绶、清廪膳生李詅夫、韩晋锡、秦玉宝、王春霖、清监生杨福履、张百福、孟宪超、刘春生、王强南、王锡龄、许万苍、卜文成,清文生侯建章、满鸿钧、李怀仁、李德滋、王子贵、彭如岳、张子明、满福泰、王运升、満福生、王子厚、滿鸿章、段祥铎、段翰臣、程绍川、刘清大、吴堂森,监生毕伯福、马世俊、万成久、陈克瑞。

  男:照仁、照丰、照祥、照普、照林监石

  碑身背面是《清乡耆孟公光照(字)吉甫懿行碑序》。由前同知衔福建补用盐大使、河南咨议局议员、顺天乡试举人付堂氏黄云甫撰文,省立第五高级中学校毕业鼎生杨炳中书丹。碑序开篇曰:“披货殖之传,生财有道,读致富之书,创业维艰。陶朱公白圭启商颂遗风,历来承者无数,然观之焉如孟公吉甫其人也……”按着从先祖在贾宋街开设万顺丰丝行开始,概述了他一生的创业经历与善行义举,其中颇多溢美之词。碑体中间部分经路人几十年踩踏磨损,文字己无法辨认,我逐字研琢多日,只能依可辩文字知其大概。

  碑帽正面的“二龙护碑”图

  碑帽背面的“福禄寿”三神图

  族兄孟庆东(中)孟庆贵(左)陪我一起考证碑文

  我仔细辩认着,解读着,思考着,先祖的形象在我心中逐渐鲜活、丰滿、高大起来,这通路碑也逐渐高大起来。我对家族中有先祖这样的先贤而感到自豪,并从中吮吸到儒学思想和家族文化的丰厚营养。它不仅是一块“懿行碑”,也是先祖人生的一块丰碑,它竖立在故乡的大地上,也竖立在我们后人的心中。

  原河南省委巡视办副主任、民俗专家、行旅诗人崔战杰同志是我好友、文友,曾到过我们村,见过我家故居和“懿善亭”。我在考证路碑时,多次和他交流,向他请教。今日发来题诗一首,为我鼓劲助力。

  《题孟氏懿行碑》

  崔战杰

 

  积德荫子孙

  史广慧

  得失沉浮皆业果,

  兴衰贵贱各有因。

  时时着意行缘务,

  处处虔心做善人。

  岁月无情东逝水,

  苍天有眼助精真。

  谦仁久驻酬宗祖,

  厚德延绵惠九亲。

  积德于今到子孙,

  都中旺族首孟门。

  可赞立业英雄辈,

  遗脉报答上祖恩。

  (注:史广慧同志是我好友,原河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直属分局副局长,见到我考证先祖路碑的图文,特赋此诗赠我)

  这处宅院是故乡刘庄现存年代最久的旧居,是先祖传给我爷爷的财产,父辈和我们兄妹都在这里出生、长大。这里是家族的根脉所在,也有故乡情怀所系。

  在家人共同努力下,先祖给我家留下的故居老宅重建工程即将完工。在保持原有风貌前提下,在原址建成新宅院。故宅的保护修复,既为铭记先辈恩德,又为延续家族运脉,其纪念与传承意义远大于它的居住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