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频道 郑州开封洛阳平顶山安阳鹤壁新乡焦作许昌濮阳漯河三门峡商丘周口驻马店南阳信阳济源

后裔风采

当前位置 : 首页 > 后裔风采

孟广铎:跟随部队南征北战,复员后燃起后人报国热情

本站  2019-09-27 07:46:01  浏览量:
   孟广铎:跟随部队南征北战,复员后燃起后人报国热情

  
  战乱年代,原本只求生计的年轻人,如何加入了革命队伍?战场归来,负伤的战士,又如何激励着单县的年轻人穿上军装?近日,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赶到单县谢集乡大高庄村,听94岁高龄的孟广铎老人讲述自己的革命岁月。


  逃离劳工营,只身赴革命

  采访当天,绕过巷子和农田,在大高庄的一处院子里,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看到,一群人正聚在一起,或坐或站,听坐在轮椅上的孟广铎讲故事。老人虽已须发花白,偶尔言语含糊,精气神却还在。讲到激动时,他更是挥着双手在身前比划着,引发一片笑声。

  “爷爷是我们单县孟氏人的骄傲,很多人都是听着他的故事长大的。每逢重大节日前,我们单县孟氏族人就自发组织来看望他。”组织者孟凡琼介绍说。

  在老人与众人的叙述中,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逐渐拼凑出了一个老兵的半生。

  1925年,孟广铎出生在单县的一户农家。其父本是个不懂国事的庄稼汉,却意外被路边的一枚哑炮炸死,这让年幼的孟广铎第一次感受到了战乱年代的残酷。

  17岁那年,为求生计,孟广铎跟随亲戚“闯关东”。却不料,刚到辽宁省锦州市,他们就被当地的日本鬼子抓去,修建锦州飞机场和军事设施。搬石头、砸石子,孟广铎每天被敌人的刺刀与狼狗环伺,稍有懈怠就惨遭毒打。

  “有的劳工累得吐了血,有的被打到受伤致残,只要不能干活,直接就被鬼子拉走,再也没回来过。”孟广铎回忆至此处,已经激愤不已。

  因不堪忍受敌人的虐待,孟广铎与两个劳工趁一个雨夜冒死逃了出去。可三人身无一物,且不认路,结伴流浪了月余,又被鬼子抓去了黑龙江的黑河飞机场做苦工。这一次,三人没能再找到出逃的机会。

  3年后的一天,八路军队伍冲进了黑河飞机场,瘦骨嶙峋的孟广铎等人才被解救出来。后来,孟广铎才知道,那一年是1945年,日本侵略者宣布无条件投降。他终于等来了让他重见天日的八路军,可当初与他一起的两名工友,却早已在敌人的摧残下遇难。

  饱受苦难的孟广铎终于深刻体会到,战争与压迫不会放过任何人,要活着,只能觉醒、学会反抗。重获新生的孟广铎加入了东北民主联军。队伍整编后,他正式成为东北野战军第38军某师的一名战士。

  从此,他跟随所在部队南征北战,为国家与民族的解放尽一份力,并先后参加了著名的辽沈战役、平津战役、解放华中南和抗美援朝战争,历经战斗70余次,杀敌无数,3次荣立三等功。


  负伤回乡,为后辈做榜样

  1952年10月的朝鲜战场上,孟广铎所在部队奉命夺取白马山主峰394.8高地。9个昼夜的残酷激战中,孟广铎和战友多次被炮火掀翻的土石埋起来,他的左胯部、左大腿部被飞溅的弹片炸得血肉模糊,昏倒在战壕里,险些被战友和担架队员当成了“烈士”。在后方医院治疗了一月有余,孟广铎才死里逃生。

  1953年,孟广铎回国后,被分配到吉林省通化市修建部队营房,因劳动积极,他再次受到嘉奖。可是,因旧伤处的弹片未能取净,孟广铎不得不做了第二次手术。1955年部队大整编时,孟广铎觉得自己没文化、年龄偏大、还有伤病,深感自己拖累了部队,便谢绝了所在部队和当地政府的优厚安置,复员回家务农。

  “当年打仗时,我爸长期爬冰卧雪,患上了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成了顽疾。”老人的儿子孟昭德说,尽管如此,老人尚能自由行动时,一直积极乐观地忙种地、教育晚辈,只说保家卫国的骄傲,不抱怨病痛带给他的痛苦。

  在孟广铎的影响下,他的儿子、孙子、外甥陆续参军,被村民称赞为“光荣之家”。“每逢征兵季,单县人武部常请老人去讲革命经历,给年轻人作动员。”单县人武部工作人员孟路告诉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受其事迹感召,每年都有很多适龄的年轻人踊跃报名参军。


  有榜样在前,单县孟氏族人也常自发组织做公益。他们觉得,同属孟氏子孙,即便自己不能穿上军装保家卫国,也要给老一辈拼命换来的和平社会做些贡献,至少,不能给孟爷爷丢脸。

  前些年,趁着自己精气神尚佳,老人由儿子陪着,坐在轮椅上游览了故宫和天安门广场,又回到老部队,参观了营区建设与训练情况。只是,当年奋勇杀敌的年轻人,再归来时已是暮年老者。

  采访当天,在阳光与树影下,老人又唱起了当年随部队过鸭绿江时的歌。尽管气息不足,唱得有些吃力,但他深陷的眼窝里满是笑意,获得后辈们一片掌声。“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老人觉得,能让后人活在和平年代,他经历过的一切都值得。